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若干年以后,回头看,奶奶做什么说什么总是对的。

若干年以后,回头看,奶奶做什么说什么总是对的。

时间:2017-04-10 10:59
 
 
 
没有最臭,只有更臭
 
 
 
 
       
 
        烛光摇曳,油头粉面的小癞先生坐在我的对面喝咖啡。他不时抬起左手抖一下手腕,过不了几分钟再重复相同的动作来那么一下。我很想说:别抖了,我看见你的名牌腕表了。别得瑟了,我也目睹了你的功成名就了。可是,岁月已经打磨掉了我身上的棱角,终于,我什么也没说。
 
 
癞先生倒是沉不住气了,环顾四周,趁同学们都在玩牌没注意到我俩,他幽幽而款款深情地问上一句:“当初为什么一句“仅此而已”就拒绝了我?”语气里流露出对我当初错误决定的惋惜,更多自恋的成分。我从柔软的沙发里抬起身,拉近与他的距离使劲嗅了一下空气的味道,再睁大眼睛仔细端详他的面容,位尊而多金的他已经被油水养得白白胖胖,但细看五官,却仍然是尖尖的下巴、尖尖的嘴。重新把自己扔回沙发,不禁哑然失笑。
 
小癞是我的高中同学,本不姓癞,同学叫他小癞,我也跟着叫得欢。常常是我一叫,周围笑声一片。我心里也疑惑呢,没见他头上有疮有疤,怎么就叫小癞的呢?那个时候的他个子小小,又黑又瘦,是班上最聪明的学生,因为贪玩曾被老师用柳条抽,成天与同学玩得昏天黑地却不妨碍他年年拿第一。有人说,他喜欢在夜里,躲在被窝里偷偷用功,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但他的聪明调皮倒是让人真喜欢,我在家里念叨得最多的就是他了。后来,还是要好的哥们儿跟我说,你别跟着叫“小癞”了!他到处跟人说喜欢你,人家就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蛋,所以叫他小癞。原来如此噢。我的爷爷有个绝活——炒“天鹅蛋”这种小吃,人称爷爷“徐天鹅蛋”,家里开了一丫卖“天鹅蛋”的小食店,我因此顺理成章地得了小“徐天鹅蛋”之名。
 
高考那年,班上只有小癞和班长两个考上了重点大学。暑假他写给我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要来我家邀请我晚饭后跟他去散步。
 
月光如水,我俩沿着马路一直走一直走,一句话没有。我觉得很无趣,停下脚步,他竟然没有察觉,一个人独自走出好远,俩人的散步演绎成各自的独行。我转身回家,奶奶已经等我很久了。她说:“老大,这就是你说的小癞啊!算了,不要和这个人好,他会臭你一辈子。用纱布裹一团热腾腾香喷喷的米团在他的腋下,那熏过的饭团扔给狗,狗也不会吃的!”我怎会不知道他很臭!班上还有一个女生也是狐臭很厉害,他俩一个坐前面,前半个教室都能闻到那狐臭味。另一个坐后面,整个夏天,全教室都是那令人窒息的狐臭味道了。奶奶还说:一个人无论多聪明多能干,只有他对你的好才是属于你的,别稀罕不属于你的东西。我心里有点小小的挣扎,小声嘟哝:不是可以手术切除大汗腺的吗?腋臭的人难道就不恋爱、不结婚了?!奶奶说那你自己想好了,跟定一个人的话即便是他讨口要饭了,你也要有心替他提打狗棍。
 
想一想奶奶说的话,我利利索索地跟小癞回了话:做个朋友,仅此而已。
 
后来就和我的他相遇相恋了,我凑近使劲闻过,他没有狐臭,暗自高兴,通过!
 
第一次带他回老爸的家,家里正搞完装修,窗明几净,地板擦得锃亮,我俩一前一后进门,换上老爸递过的拖鞋。我突然闻到一股恶臭,我问老爸:家里别是有死耗子吧?老爸说他刚刚也闻到了,一家人弯腰低头在家里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忙得是团团转。那个他红着脸走过来腼腆地说:别找了,是我的脚臭,我把鞋穿回来好了。最怕臭的老爸忙不迭迭弯身去替他取鞋。他一穿上鞋,臭气顿消,一家人笑成一团。“臭脚先生”从此得到一项特权——去我老爸家不用换鞋。
 
带他回老家见爷爷奶奶,奶奶喜上眉梢。背过身,我很不好意思地跟奶奶说:“奶奶,我给你带回来的是一个“臭”男人,他的脚可臭了!”爸爸也在一旁起哄:“对对对,很臭的!”奶奶说:“不怕!不怕!洗洗就好,你知道奶奶一直以来有多担心你吗?弟弟妹妹大了,来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唯有我的老大从来没有人来提过亲。”我不服,小声辩解:“不~不~不是有那个小癞上过门吗?“奶奶使劲摇头:“不算!不算!此人目光猥琐,面生鼠相,不是一个忠厚之人。你傻啊,要真喜欢一个人,哪有天天叫人女孩子绰号,天天把喜欢一个女孩子挂在嘴边的?”一语道破玄机。奶奶还说,“臭脚先生”相貌端庄,目光沉稳,从他看我的眼神就知道他是会真心对我好的人,值得托付终身。
 
若干年以后,回头看,奶奶做什么说什么总是对的。
因为是老同学了,小癞也不见外,坦陈参加工作以来做过很多让人唾弃的事情。在我和同学的眼里,他言而无信,谎话大话张口就来,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不再是当年那个可爱调皮的小男生。而他浑然不觉,很是自在自得。有人说财富的背后不是汗水泪水就是肮脏,他的钱来得容易,属于后者。他为此骄傲,我却很不以为然。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一生都找不到安全感。我的一句“仅此而已”让小癞耿耿于怀很多年,现在终于想到要问个明白。而我,已经人情练达到不会再给他真实的答案,你可以认为这是圆滑世故,我当它是宽厚。许多事,还是不求甚解一笑置之的好。
 
我和我的“臭脚先生”虽然很辛苦,但我清楚每一分钱是怎么来的,干干净净,踏踏实实。如果给我一万次选择的机会,我都会选择和貌美品端的“臭脚先生”过辛苦一点的生活。
 
儿子出生,一个小臭脚横空出世。我把孩子的脚捧在手心嗅了嗅递给奶奶闻,仰面长叹:奶奶啊,你的老大咋就那么命苦啊,这个小臭脚,比起他老爸有过之而无不及哎!奶奶也不嫌弃递上来的小臭脚,吧唧吧唧亲了两口,孩子“咯咯”的笑,奶奶也笑。
 
看来这男人啊,无论大小,没有最臭,只有更臭。
 
一大一小俩臭脚偏爱穿白色袜子。我喜欢抹上肥皂用手搓他们穿脏的袜子,袜子既臭且脏,如果仍能还原它们本身洁白的样子,那是很快意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在我家阳台上随时都可以看见许许多多的白色袜子。用手搓干净的袜子一点臭味没有,甚至还有一点肥皂的香味,有一点阳光温暖的味道,比较文艺腔地说还有一点点爱的味道、家的味道。
 
刚参加工作那年,去内江出差,有人带我去见川统校的一位大师人称“汪半仙”。据说他掐指一算,你的一生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轮到我,他只赠我一句话:姑娘,努力!你八十岁都得自己买花戴。郁闷了几分钟后,我愉悦接受这个“宿命”,记牢了这句很励志的话。“臭脚先生”很不浪漫,我为他洗过那么多的臭袜子,迄今为止,他却连韭菜花也没有买过一朵送我,往后,也看不出任何要买要送的迹象,这让我对汪大师佩服得不得了!
 
其实,如果当时汪大师说:姑娘,努力!你一生都得围着“臭”男人转,为他们洗臭袜子。我想,我会更加佩服他的!
 
 
 
 
上一篇:老公呵呵地笑,心无城府的憨厚样子 下一篇: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枣子一般不打药的,放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