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枣子一般不打药的,放心吃。

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枣子一般不打药的,放心吃。

时间:2017-04-10 11:00
 
 
要什么给你什么
 
 
 
 
 
 
   “浮生偷得半日闲”,敲下这句话自己先乐了,好像遇见很忙似的!其实只是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呆得太久,想洗洗满身的水泥味,抑或是惦记着山上黄澄澄的枇杷...... 乘地铁转公交,一个小时之后,我已经和摄友徜徉在家乡青山绿水的怀抱之中,满目的苍翠养眼悦心。
 
龙泉山上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只有鸟鸣和风吹过树林的涛声。顺着山道而上,石经寺背后的山坡除了一条蜿蜒的山路和一条在建的炒油路,几乎只见绿色不见土。眼下,山脚的枇杷已经采摘掉大半。山腰是青翠的桃林,挂着累累的青果。
 
再往上是大片大片的油枣林。油枣是龙泉山特产的一种枣子,个不大,但成熟之后,半截青半截红油亮亮的果子香甜化渣,非常可口。眼下油枣的枝条上密密麻麻都是香味甜蜜的淡绿色小花,蜜蜂嗡嗡地上上下下采着花蜜。枣树最讨人喜欢了,不挑剔土壤,耐旱、耐寒,还很体贴。养过枣树的人都知道:它是边开花,边结果。因此,从夏末到初冬,一棵枣树都会源源不断地有红枣提供。不像急性子的樱桃,商量好似的,一夜之间齐整整红了脸。如果不及时采摘,只需一阵风一场雨,它们就负气似的一起落在地里烂掉。
 
走了半天山路,遇到一个山民。他"吭哧吭哧"的扛了一把锯子,握了一把花木剪子下山。他看俩大活人神神叨叨的人在对着一株“风中的眼睛”猛拍,感觉有点可笑,梗着脖子瞟了几眼,嘴角歪了歪,一言不发,匆匆往山下走。
 
天上飘过一朵云,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风一阵紧似一阵。风里有股呛人难闻的味道,原来是有人隐在桃林中给桃子打农药。我俩衣衫单薄且饥肠辘辘,匆匆收拾相机逃下山去。在枇杷林里又见到了刚才那位中年男子,他在果林里忙得不亦乐乎呢:爬上树使劲锯果木的大枝条,稍细一些的就用剪子“喀嚓咔嚓”地剪,抱着树猛摇,摇得满地都是黄澄澄熟透了的果实。这种粗鲁的采摘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上次是和另一个女友上山,厚脸皮的她千娇百媚对一个老汉说:“老爷爷,我能吃你一个橘子吗?”孰料,老汉并不买账,瓮声瓮气的乡音:“莫得那么撇脱!”直译是:要吃可以,拿钱来买啊,靠嗲是行不通的!遇见狂笑,被恼羞成怒的同伴一路追打。
 
 
 
 
这次咱得含蓄一点。“大哥,能拍拍你的枇杷吗?”山民爽快地说:“随便拍,随便吃,这些枇杷都不要了!”啊!我俩很吃惊:“这是为什么呢?”
 
大汗淋淋的山民停下手里的活歇气。原来,一个月以前,他老爹生病,他一直在医院护理,所以没时间给这些果子上纸袋。
 
“在果子上袋之前理应隆重地再施一次农药,施过药、上过袋的果子粉嘟嘟的,颜色好看、没有虫眼、不裂口、品相好,就是你们在城里买到的那些,我们自己是不吃那样的果实的。”山民的脸上满是不屑“只有这些没施过农药,没上袋的果子那才叫果子。”
 
我从地上捡起一个刚摇下的枇杷,撕去果皮放进嘴里。真的是惊艳的感觉:刚下过两场透雨,枇杷的水分饱满。接受了更多直接光照的果子果味很浓,香香甜甜带一丝淡淡的果酸味。说实在的,很久没吃到这样地道、这样好吃的枇杷了。
 
山民的话其实很多,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住:
 
“要说,这地里的枇杷才是真正绿色环保食品。可是,千辛万苦弄到城里,是不会有人看它们一眼的,五毛钱一斤都没有人要。而那些好看的“毒枇杷”却可以卖到十元一斤。
 
土豆是要长老母虫的!给过药就不长了,施一次药可以管三年。因为你们城里人喜欢光光溜溜、没有洞洞的土豆啊。
 
韭菜是要长黑色蚜虫的,在收割前一周施一次农药,虫就没了。那些长蚜虫的我们留着自己吃。
 
桃子虫特别多你们是知道的吧,所以至少要打三次农药。城里谁稀罕有虫眼的桃子呢,吃那样的果实,很没身份的。”
 
......
 
哟,听这话,世界真“美好”,你要什么,就有人给你什么!帅哥爱美女,就有女子往胸里填硅胶,往鼻梁上放支架;土鸡蛋好吃,养鸡场的老板得意地奸笑:我可以根据添加剂的剂量决定蛋黄的颜色和大小!“虫草”鸡蛋就是这么来的;我们视肥肉为仇敌,就有了瘦肉精的“伟大发明”......
 
要什么来什么,据说是吸毒后的美妙幻觉。现在的我们难道不是在全民吸毒吗?伤心无奈与谁说!振臂高呼:我们要绿色!我们要环保!我们要健康!谁给?!
 
我问这位大哥:明年这林子里的枇杷要用农药吗?他斩钉截铁地说:用!怎么不用!你没见我今年颗粒无收吗?
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枣子一般不打药的,放心吃。
 
自我膨胀的城市正悄悄吞噬这片山林。男子说,他最多还能在这山上种一年的果树,栽一年的蔬菜,然后拿上政府一点赔偿,作为失地农民开始自己的城镇居民生活。
 
对于前景,这位大哥并不乐观。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没有了土地就像是丢了魂。他说他无法想象未来一棵葱都要花钱去买会怎样!那一点点赔偿款花完了该怎么办?他更为食品的安全深感忧虑!以后怎样才能吃到有洞洞的土豆、长满蚜虫的韭菜、样子丑陋的果实、真正的跑山鸡蛋......现在乡下,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块净土,只施农家肥,远离农药、不要催红素,不抹甜蜜素、不涂膨大素,不刷增色剂......自家种的菜自家吃。每个人都明明白白、小心翼翼地爱惜着自己的生命。
 
至于别人的生命......
 
有专家说:几年之后,龙泉山的土质会因过度使用化肥导致土壤板结、酸化。大量的使用农药及各种“生化武器”,那些闻名遐迩的水蜜桃,样子也许会越来越美、个头也许会越来越大,但吃起来会如同嚼蜡。在我小时候,家里最藏不住的就是这些水蜜桃啊!农家肥、油饼渣养出的水蜜桃放一个在房间里,满屋都是甜蜜芳香令人垂涎的味道!
 
 
 
洗掉一点水泥味,不幸染上点农药味悻悻离开。枇杷林、桃林、油枣林在我的视线里渐渐消失,还有那些曾经淳朴善良的......人心。
 
 
 
 
 
 
 
上一篇:若干年以后,回头看,奶奶做什么说什么总是对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