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质荣誉 >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那么水到渠成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那么水到渠成

时间:2017-08-24 14:37
 
  
  那天,趁着午饭后的午休时间,我约上惠明,爬上了车间的顶楼,到了顶楼,惠明一下子紧紧抱住了我!我顿时感觉浑身如过电般,心跳也骤然加速,两腿酥软,站立不稳,惠明环住我的的腰,炙热的两唇捉住了我的耳垂,接着移向我的脖颈、脸颊、嘴唇……。
  
  我被惠明弄得浑身无力,惠明拥着我移步到旁边一个废弃的小平房子里,小平房的地上恰好有一块木板。还没有等我坐稳,惠明便将右手伸进我的领口里往下探摸,准确无误地捉住了我胸前的一团软软……
  
  当惠明进入我的身体时,我感到好久未有过的通透和舒服,那种涨满的舒服,接着,涨满到了极致,涨满的舒服里夹杂着陶醉……“久旱逢甘霖”!用这几个字形容当时的我再恰当不过了。
  
  我在惠明有节奏的地撞击下,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呢喃,一浪高过一浪……
  
  就这样,隔三差五,我便和惠明爬到顶楼做爱。无须别的,两人只须一个眼神。有时候,惠明也会去我家,我做饭,他陪儿子玩,饭做好了,我们三人围在一起吃饭,我们俨然是一家人,吃过饭,我送儿子去学校,等我回来后,我们便无休无止地做爱,在床上,在沙发上,在餐桌上,在厨房里……
  
  上帝还真是伟大,他在男人的身上装了一根棒棒,又在女人身上做了个口子,他的这些设计和安装不知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的欢乐。
  
  这样久了,我便有些担心。我俩的苟且之事,迟早要败露的,我也即将陷入众目齐鄙、众言齐讽的风头浪尖上。车间里,我们居住的小区里,已经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了,我一走近她们,她们便一个个地低头不语,我知道她们一定是在八卦我和惠明的风流韵事,这事迟早会传到谢军耳朵里的。面对即将背负的沉重,这极致的涨满、涨满的舒服、喘着粗气的陶醉也会瞬间崩溃。
  
  太阳已经落西,阳光如同咖啡中颇具情调的暗黄色灯光,透过咖啡厅的前窗玻璃,晕染在对面的墙壁上,勾勒出几分宁静的气息。“再来一杯清咖。”我伸手向服务生示意。不大一会儿,第二杯清咖端上来了,我拿起勺子轻轻地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在勺子的带动下,转成一个个的同心圆,冒着泡泡,旋出了个窝窝。
  
  对于我所做的罪孽,上帝还是给了我惩罚,不过,这惩罚没有落在我的头上,我父亲的心脏出了问题,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整个费用算下来大约要十五万。十五万,对于像我这样的一个普通工人来说,无异是天文数字,父母亲就我一个女儿,我该怎么办?谢军又不在家,下意识地,我第一时间给惠明打了电话。我想,以我俩多年的感情,他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之前曾听他说过,他在南方挣了很多的钱,这十五万对他来说应该不算是什么问题。
  
  “啊,十五万……”电话那端的惠明顿了一下,“真不巧,我一个朋友前几天刚从我这里拿走了二十万去开店了,现在我身上只有五千块钱,这五千块钱我啥时给你送去?……用这么多钱怎么不早给我说啊,唉!”
  
  我一下子感觉惠明陌生了许多。这是他说的话吗,这是那个整天和我卿卿我我,疯狂做爱的男人吗?哈哈!还真是可笑,怪我不早说,我是一介凡人,并不是什么未卜先知的神仙,我怎么会知道父亲什么时候患病,什么时候用钱!我们俩这么多年的交往,对,是交往,不是感情,也许他对我根本就没有感情,当初他对我好也只是垂涎我的身体而已,他和我在一起根本就是为了满足他的性欲,我对他来说不过是他发泄兽欲的工具!原来我和惠明之间竟然是这样,枉我对他还一往情深,枉我还跑那么远给他我的第一次。我真是很傻很天真了,可悲!我真是可悲!
  
  挂了惠明的电话后,我哭了整整两个小时,我哭我的幼稚,我哭我的天真……怎么办,哭不能解决问题。最后,无助的我只有打给远在广州的谢军,谢军接到电话的一刹那,惊慌异常,“你不要急!我来想办法,我现在就定飞机票……”
  
  谢军到家后,不到一天功夫便筹集到了二十万,我知道,在二十万筹齐之前,他不知打了多少通电话,他的好友基本上都被他打了个遍,还好,钱终于筹齐了。其实,我知道谢军并没有什么钱,他父母多年积攒的几十万给我们买了婚房后又加上装修已所剩无几了,二十万,对于谢军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筹齐钱不几天,医院的大夫就给我父亲安排了手术。现在,父亲除了胸口和左大腿上留了两道长长的伤疤外,一切都恢复到了患病前的样子。更令我高兴的是,在把父亲从医院接回家的那天晚上,在我们卧室的床上,映着粉色的灯光,谢军的“小光头”又挺起了脖子,整个硬邦邦的,我欣喜万分:“怎么弄的?”“我在广州遇到了一个老中医,他给我调理了三个月。”不容多说,我们俩都迫不及待地,刷刷几下便把对方剥了个精光,暴风雨般,我和谢军时隔十一个月后再次有了灵与肉的交融。
  
  前几天,惠明来找过我一次,“小雪,真是对不起,你父亲的事我没能帮上忙。”说着,他扳过我的肩膀就要吻我。
  
  “对不起,我老公在家等着我回去吃饭呢,我得走了。”转身间,我掏出zippo火机塞进他的外衣口袋里,我要戒烟了,这个留给他吧。
  
  走出咖啡屋,望着无际的蓝天,心情舒畅了许多。明天,我将重新踏上旅途。
  
上一篇:为人民奉献余热 为构建和谐社会再尽一把力 下一篇:没有了